夕山白石为什么不写新书了

夕山白石为什么不写新书了

凡诸风,以防风为君,随治病为佐。协热利二证,以脉之阴、阳分虚、实,主治固当矣。

藏结无阳证,不往来寒热,其人反静,舌上胎滑者,不可攻也。地有山石,人有高骨。

若已作奔豚,肾阴邪盛,又非此药所能治,则当从事乎桂枝加桂汤法矣。如“痰在胁下,非白芥子不能达。

病人,谓病太阳经中风、伤寒之人也。小其制为丸,缓缓下之,不可过用抵当汤也。

 程知曰:上条曰:外欲解,可攻里。荣受邪蒸,则荣不固而汗出矣。

木既不实,其气乃平,平则金免木凌,而不复虚,水为金子,此子能令母实也。欲饮水者,与水则哕,其后发热者,必大便复□而少也,以小承气汤和之,不转失气者,慎阳明病,潮热大便微□者,可与大承气汤,不□者,不可与之也。

Leave a Reply